商务中国网

用“中国漆”装点一带一路——记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执委会中国漆走向世界工作委员会

2022-04-12 11:21 来源:市场通信网

  3月26日,一场别开生面的雅叙在武汉“大吕空间”-举行。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执委会主席、国务院外国专家局A类专家、一带一路专家委成员王小村教授,以及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企业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参观了“大吕空间”正在举办的特色工艺展,并就中华漆艺走向世界一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中国漆器是中国古代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它一般髹朱饰黑,或髹黑饰朱,以优美的图案在器物表面构成一个绮丽的彩色世界。从新石器时代起,中国人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中国的炝金、描金等工艺品,对日本等地都有深远影响。

  众所周知,漆艺的原材料——天然漆——也叫生漆或大漆,因其特殊的材质属性而被广泛使用。它可食可药,又因其耐强酸碱、绝缘环保、耐热耐磨等特性,被运用在海底电缆、航空设备乃至化纤制造与印染工业上。

  大吕空间作为国内率先聚焦传统手工艺术再生产的专业机构,由中南民族大学教授杨琍玲女士与策展人、凤凰艺术特约评论人吕豪先生联合发起。一直以来,大吕空间秉承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以策展的方法推动传统工艺振兴及其当代转化,为丰富当代都市生活,塑造当代人的审美意识作出了不懈努力。

  在琳琅满目的展厅内,诸位专家一边观赏大吕空间以漆艺作品为代表的上百件收藏品,一边聆听杨琍玲教授的悉心讲解。从浙江跨湖桥出土的漆弓算起,中华漆艺已有逾8000年历史。作为漆艺文化的原创国,漆器的发明创造不仅惠及中华文明,更是对世界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其意义和作用并不逊于中国伟大的“四大发明”。

  事实上,古代“丝绸之路”也可称为“瓷器之路”、“漆艺之路”。从秦兵马俑彩绘之漆艺,到汉代漆艺交流互鉴以及唐风的兴起和宋代漆器的兴盛,漆艺作为中国手工艺的经典门类,更是随同丝绸之路“远赴”欧洲。至上世纪前半叶,以法国为中心曾刮起一阵“漆艺—装饰艺术”的风潮。在德国,至今还拥有一座漆艺的专门博物馆。

  中国漆器的发明更深刻影响着曾经的汉语文化圈诸国——日本,韩国、越南、柬埔寨及缅甸等,尤其是日本。日本英文国名“JAPAN”就有漆器的含义。据资料记载,唐代及至明清时期中日漆艺文化的交流密切,这促进了两国漆艺生态的发展,并形成了风格迥异却无比精彩的漆艺文化。可以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漆艺一直伴随着中华文化的发育和成长,是中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高度融合的结晶,同时数千年来髹饰着百姓的日常生活与精神世界。而我们脚下的这片荆楚大地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生漆资源,更是孕育出了中国乃至世界漆文化史上的第一个高峰。

  岁月峥嵘,辉煌不远。令人庆幸的是,在近现代几经跌宕的情形下,中华漆艺的文脉至今未断绝,甚至有复兴勃发之趋势,此实在归功于一代代有识之士的努力。相较于日韩越柬缅等国,中华漆艺发展至当代已呈现出更加包容、大气的景象。在这里,不止有巧夺天工的漆器精品,还有浑圆素朴或富丽堂皇的漆画作品,更有以漆为媒结合现代科技媒介的创新之作......其门类、题材、形态可谓兼容并蓄,从不同侧面续写着中华漆艺“千文万华”的当代新篇。

  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执委会文旅产业事业部主任梁卫东表示:中国是奢侈品的鼻祖,在西方人还在穿麻布衣服时,中国人就已经开始穿丝绸,而我们的漆艺由于其制作繁琐、费工费时,在古代主要是皇室贵族在使用。要在当代做好漆艺的推广和应用,需要在保护和传承漆艺制作工艺的基础上,开发出更多的生活日用场景,并结合当代设计进行系统创新。充分考虑到不同地域文化的特殊性,开发出不同特色,不同风格兼有当代生活美学属性的漆艺产品。

  在分析、探讨了中华漆艺的历史、现状和振兴实践策略后,《世界品牌之都》执委会主席王小村教授介绍了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项目的最新进展情况,并提出“可将中华漆艺为代表的传统工艺文化纳入到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的构想。

  王小村教授回顾到,漆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块瑰宝,漆艺文物朱漆碗和漆弓的发现将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又向前推进了逾千年之久。1976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原始社会遗址出土一木胎漆碗和漆筒,据考,其制作年代距今已有7000余年,是目前发现的最为古老的漆器。成书于战国时期的《韩非子·十过篇》有“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流漆墨其上,……舜禅天下,而传之于禹。禹作为祭器,墨染其外,朱画其内”的记述。50年代在江苏吴江县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出土了漆绘黑陶罐,与上述记述恰吻合。继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又出土一红色雕花木刻漆器。及至春秋髤漆彩绘的几、案、俎、鼓、瑟、戈柄、镇墓兽等文物出土甚多,且精美至极。五代时有朱遵度著有《漆经》,惜未传世。

  王小村教授说,中国漆工艺是人类宝贵的文化财富,人类审美意识的发展催生了生漆装饰艺术,“饰威饰荣”的政治文化主张,是漆工艺繁衍滋生的土壤,技术的进步成就了漆工艺的辉煌,时代的变迁演绎着漆文化的生发起伏。漆艺是财富的象征物,生漆艺术的高贵品性决定了它的兴盛衰微总是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政治制度的变革、文化思潮的影响息息相关,和人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生活方式发生着千思万缕的联系。在远古时代,人类出于装饰器物的需要,孕育了漆器发生的胚胎;夏商周时期,伴随着青铜生产工具的使用,漆器嵌玉贴金,使生漆装饰艺术走向了多元化发展之路;春秋战国时代,随着铁器时代的到来、“油漆”制造技术的发明,生漆装饰艺术体系日臻完善,漆工艺的发展突飞猛进,最终迎来了秦汉时期生漆艺术的辉煌,为中国漆文化的历史树立了一座高耸的丰碑;三国至隋唐时期,是漆文化的消长时期,它承前启后,使漆器走上了向精品工艺美术品发展的轨迹,密陀僧、绿沉漆等工艺的出现,就是这一时代的漆工艺发展的杰出成就,而后来夹纻造像、金银平脱工艺的兴起则迎合了时代逆转的风向;宋、元、明、清时期生漆,精制关键技术的突破,把生漆工艺推向了极致。

  王小村教授认为,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而传统工艺作为其重要物质载体,因此具有丰富的历史现实意义。在“世界品牌之都”这一宏大构架下展示漆艺文化,不仅能让今人回望历史、窥见不同历史时期绚烂的中华文明,也能辉映当代,重启当代人的审美意识,感召当代人的思想情感,提高当代人的生活品质。

  与会者们认为,人们衣食住行满足后对绿色环保和高品质生活追求,古雅精丽的漆碗、素朴端庄的漆箸、典雅质朴的漆盘、精致美妙的漆杯、曼妙可爱的漆首饰、精致绝伦的漆艺术品,将会再度走进人们生活。漆器伴随华夏儿女数千年,传承着华夏艺术瑰宝无穷魅力。漆器灵动的美、韵律的美、典雅的美、神秘的美,是中国漆器冠群雄的缘由。愿古老的中华漆艺在新时代借助现代技术,焕发出更加迷人光彩,为我们未来的美好生活增添漆艺韵味。大家坚信:在曾经漆文化鼎盛时期的荆楚大地上,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中华漆文化的复兴一定会随着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引领,走向世界,再造辉煌。

  (吕豪,联合国《世界品牌之都》执委会中国漆走向世界工作委员会秘书长)